suning4221

我只是一个搬运工……

【原創】薩杰30題短文挑戰[下]

微曦:

17/08/22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Tales


Cp: 薩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自己還有個大坑正在填…身體好點了,希望這星期的更順利…


但是手癢找肝是自己的…ORZ


這裡還債~補完!肉無能就請見諒~


其他私設請見前面二篇短篇或請往頭像歸檔找。


就讓我寫個我想要最HE的故事吧…為符合世代和文會稍微改動標題。


牽扯到的OOC、和現實註釋[話嘮問題]都算我的。


他們是彼此或是迪士尼的。


 


補完,糖,He。


 


期待回應與同在。


 


以下正文


 


16. 出浴後的怦然心動
Jack坐在地板上,隨意地把玩剛剛弄到手的小東西壞笑著,不過他擋在浴室門口。水聲停了,Armando大概過個幾分鐘就要出來了。


而他忘了把衣服帶進去,[或者說,某隻不怎麼喜歡洗澡的小鳥把衣服拎走了。]


雖然有請Jack幫忙,但是Jack就是要壓根裝作沒聽見。


不洗澡那麼喜歡洗澡咧咧咧。




門打開了,只能拿著浴巾圍在髖骨附近的人踩著水與霧氣走了出來。


水滴由頭頂順著髮絲滑落臉頰,再順著脖頸的線條流暢的滑入胸膛和結實的腹部,再進入浴巾以下,Jack目前無法窺見的地方。
“Jack小麻雀,你又哪根筋不對──”  


“喔,我也忘了是哪根筋不對,不過晚上我要跟你睡。”
“……”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
“又怎麼了?”Jack從Armando的信使那拿到了紙條,身為船長基本的讀寫還是會的,不然是誰看的航海圖?船底的藤壺?


雖然之後又再順便教劍術的時候惡補的一堆他認為的貴族玩意。
“今天又有什麼事了?”他咕噥著,紙條叫他到沉默瑪莉的船長室。


而他一進門就呆掉了。這裡堆滿了…他不知道怎麼形容…
“幾年前的今天是你接受這個提議的日子,今天是我們的紀念日!”西班牙船長低聲在他耳邊說。”而我怕珍珠的隔音…不大好。”


18. 接對方回家
當夜幕低垂,船隻早已紛紛入港而Jack未歸時候,西班牙船長會慢條斯理地帶上一瓶Rum和外套,和門口武裝的夥計們打了招呼後就走向港口,走到酒館裡或停船登記處,並去他知道Jack可能會在的地方找他。
“我老是在想,你怎麼總能找到我?有羅盤的是我不是你。”Jack喜孜孜地勾上他的手和那瓶當誘餌的酒,在涼起來海風中披上那件外套,和他一起走回去。
“你知道為甚麼。”Jack能感覺到對方朝他靠得更近了。


19. 離家出走
所有的船員和大副們都知道甚麼時候應該離開,他們不想和可憐的Lesaro[勒薩羅]一樣沒了眼。


[雖然本人表示那是他前生英勇戰鬥的勳章,跟那一點都沒關係!]


20.  一個驚喜
“Armando!我剛剛發現了新的寶藏地圖還有要顧船隊的人,你知不知道就在──”
“小麻雀…現在是半夜…不要突然跳到別人身上,除非你還有別的…計畫…”


21. 看星星 


“喔,航海的星星。”Jack咕噥到,”這我只想到老Hector和他女兒。”


而且這請帖還不得不去,那趟航行讓年輕小夥子和姑娘看對了眼。


老Hector還巴不得讓所有人都來,而Turner家一定也不會放過要他出席。


沒錯,所有人包含自己和另外一個。


 


22. 一場飛來橫禍
當Jack用船帆的纜繩盪過來時,Armando剛好走上甲板。


23. 討論關於女兒[船]的話題[改動標題]


“說起來,你覺得這樣夠多了嗎?”Jack靠在窗台上問。


Armando寫著字的手突然頓了一下,”你在問甚麼?”


“夠多船算一個艦隊!”Jack說,”Hecto就算跟我們一樣,跟上時代做事了,還是老是說我們就幾艘小破船!”


“足夠了,而且我想你的珍珠和我的瑪莉可不算是破船。”Armando說道。
“是啊。”Jack的語氣聽來可十分肯定,卻有點氣鼓鼓的。


”不過就是想到。雖然我覺得我們不可能比輸的!”


Armando笑笑,繼續寫完規劃。




24.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綿綿不絕的雨和強烈的風暴,這種濕冷又麻煩乏味的日子讓Jack鬱鬱寡歡。


不能出海,好姑娘們也都得牢牢栓在港口裡。
Armando就坐在一邊,將像是被弄濕翅膀的麻雀圈進懷裡,開始低聲給他念書。


那是收集關於各地的,海的故事。


25. 喝醉
Jack喝醉幾乎是天天的事,在Armando接管他的酒之前[一天一瓶,沒得商量。]似乎不知道有沒有清醒過,總是一步三晃,搖著手指,掛著可疑的笑容到處惹事生非,現在他還是會喝醉,Jack當然還是找的到機會,不過現在就只會抱著Armando,盡說些沒人理解的話罷了,頂多一路折騰到床上。
  


Armando也有喝醉的時候,有些邀請總是無法全部拒絕。這時候他反而只會繼續躺在床上不起來,所以Jack就乾脆就順便喝醉也陪他躺一天。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Armando手上的劍筆直地指著Jack胸口心窩上,Jack猛地把他拉過來親吻。


笑話,沒有開鋒的裝飾用配劍能嚇唬偉大的 Caption ,Caption Jack.Sparrow?


27. 穿錯衣服
其實Jack從來不曾穿錯過衣服,他只是想試試Armando的軍裝。


28. 一方受傷
四處出血,十多處瘀青,三處骨折。Armando回來也不會提,就只是安靜的找醫藥箱。就算是他打完也是會負傷回來的,尤其來者多而不善。


不知道哪個角落冒出的Jack拎著醫藥箱出現,把人按到床上,”乖乖等,你這傢伙,受傷不知道要出聲的嗎?”他抱怨著,卻俐落的清理傷口和包紮。


“沒甚麼大不了…”西班牙船長想辯駁卻被一顆洗好的蘋果塞住嘴。


“傷患就該聽話。”Jack說。”這可是你說的。”



然後他會等Armando睡去。


[好吧,是給了他一點好睡的藥,也只讓原本跟Armando的夥計們只知道守好傷患其他都不知道。]


然後帶著他的老夥計們去算總帳。


開玩笑,以前的酒館混戰和港口燒船可是最拿手的啊!


 


29. 這生的約定[改動標題]
那早在Jack應他了一聲Deal, 並在握手的時候,他順勢把沒有防備的Jack給拉了過來,吻了一口,並且渡了些甚麼過去就發生了。*


當然Jack的腦袋一定很快就會意過來了,機靈的麻雀。


 


30. 夜間活動[滾床單]
此時此刻,彼此的眼裡只容納得下對方的身影。


而他們都為此感到心滿意足。


 


 




*詳見前篇,永恆之航 Sailing toeternal / Viaje eterno



【原創/歌曲】【萨杰】關於愛的故事A love story/Historia De Un Amor

微曦:

17/08/07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Tales


Cp: 薩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自己還有個大坑正在填…但是我想…我想我掉坑了?!


手癢找肝…


 


而就用我今天想起的寫吧。


這歌曲是由巴拿馬作曲家卡羅斯.艾雷達.阿爾馬納(Carlos. Eleta.Almaran)所作,而寫文時稍微刪減了一些。


 


至於時間點…就當他們開始這神奇的關係開始吧?!


[可參考我上一篇文…orz]


要是覺得文風大變,沒錯我大概是燒壞了。


 


p.s西班牙文的h不發音,j卻發h音,還有愛情Amor在西班牙和法語皆是陽性,而法文的蝴蝶papillon也是陽性的。滿有趣的吧?![並不…?!]


 


一樣牽扯到的OOC、和現實註釋[話嘮問題]都算我的。


他們是彼此或是迪士尼的。




一發完,HE.




祈求同在與回應~有空會再來肝幾篇的~


 


以下正文


 


“聽說你可很會唱歌的?”Jack搖搖晃晃的走向望著海平線的另一個船長邊,當然,海上的船可是不只一艘,但誰能擋住一隻要飛的麻雀?


 


“你今天又無聊了?小麻雀?” Salazar把視線從海平面上收回,夕陽下的海閃著粼粼銀光,會是個好航海天氣的。明天也是。


 


“平穩的航行,又沒有Rum,你說我要做啥?”Jack問到,手也沒閒著地到處作怪。


 


“你的夥計們可喜歡這行,不是?一樣刺激又不麻煩,收入沒問題,送上門的架照打,還可以加倍打。”西班牙的船長對於唱歌的事不置可否,”而冒險這事又不隨時都有,這需要我解釋嗎?耐心,小麻雀。你期待海中間有甚麼?這時間點連海怪都沒空理你。”


 


“那是你害的吧?”Jack狡詐的笑起來。”都沒人敢來了,Rum你也都收走了,見鬼的一天只一瓶,所以你給我找樂子。”


 


他不曾失敗的,總是可以恰到好處的風情萬種,而他總是拿到他要的,總是,就是個海盜,沒錯。天生的海盜王。


 


“給我唱歌。Armando.”他一手搭上對方的肩膀,身體輕輕的隨著海浪與船搖晃著,稍有鹹味的海風吹過,帶著一點潮濕。


 


“手收好,小麻雀。”Salazar說,”如果你真的是要聽歌,而不是到別的地方繼續找事。”


 


“試試看?”Jack問。


 


嘆口氣,麻雀就是麻雀。怎麼都是老樣子。然後西班牙的船長開始低低的唱起沒有伴奏的歌。


 


Ya no estás más  a mi lado , corazón    [我的心,已經不在我的身旁了]


En el alma solo tengo soledad            [ 在我的靈魂深處只剩無盡的孤寂]


Y si ya no puedo verte                           [ 既然已無法再見]


Porque Dios me hizo quererte               [為何上天還要我如此的愛著]


Para hacerme sufrir más                       [ 使我遭受到更多的折磨痛苦著]


 


 他輕輕哼著,不由自主地想到初見的時候,想著那個真正屬於他們的激盪時代。


想著知道眼前的人是個他欲除之後快的海盜的時候。


想著那時打完了包圍的海盜船,卻也來不及填充彈藥,抱著驕傲與愛恨決定追上那艘有著小麻雀的海盜船。


然後是沖天的火光、無盡的黑暗、缺少部件的船、缺少全屍的船員與自己。


黑色的三角洲黑色的血、白色的骨架與殘骸、灰色的稀疏羽毛與鱗片…


無法塗上色彩的強烈仇恨…


以及…失落和痛苦。


離開、離開!追上去…追上去…


問…問?麻…麻雀?


 


經過的人,給我帶個口信…有人經過嗎?還是…


下沉在水裡的是鮮明的紅色,像是那天的紅色,紅色的火和血。


唯一記憶裡看見的最後色彩。


 


 


似乎感覺到他的身體緊繃起來,Jack難得沒有聒噪,他只是用他也充滿槍繭和刀繭的手,輕撫過他的肩、他的臉,揉開他的眉頭。


那雙手雖然不是那麼柔軟,卻帶著柔情。


像是海水,那正午下的海水沒有那麼冰涼而無情,反而帶著溫度,波浪拍打著,白色的水花濺起,像是那港口裡酒館的酒杯中的泡沫。


Jack的呼息掠過,他的頭髮也輕輕搔過Armando的頸間。


 


 


Siempre fuiste la razón de miexistir         [你永遠是我的理由]


Adorarte para mi , fue religion               [崇拜熱愛你對我而言,曾是我的信仰]


En tus besos yo encontraba                 [在這熱吻中我能找到]


El calor que me brindaba                    [使我沉醉的熱情,帶給我 ]


El amor y la pasión                            [愛與激情]


 


 


那是初見,不知道是否是美麗的錯誤,又或者是單純的遇見。


港口的華燈初上,獨自漫步的他與喝著酒笑鬧的少年。


他們錯身撞上,Jack對他笑著,而他抓住了那隻拿著他錢袋的手。


 


“哎呀,長官,你就別這麼介意嘛!”少年說,應該只是個年輕的,不知道哪艘船人不夠暫時來的幫手。”我們可沒有那麼多收入啊,但是,總要生活嘛!”


 


他瞇起眼睛,沒有放手。


 


 “好好好,真是的,這又不會讓你少塊肉。不然我請你喝一杯?”少年說,就著他沒放的手把他拉進旁邊的酒館。


 


也許自己那時候就發愣了吧,不然怎麼以一個少年的手勁就可以拽動一個海上的恐懼?


 


過多的酒和喧鬧、喝得通紅的少年說著他會成為一個偉大船長的糊話。


四周的喧囂聲沒有因為他的衣著而停下,這裡一切平等,軍官、人民、盜賊、妓女;貴族、教士、平民、罪犯…


他沒想過他會忘情,也許是他以為這只會是一個邂逅。


 


沒有對任何的貴族小姐訴說過的心情、關於海洋與紛紛遠航的船隻、關於傳說和寶藏,少年不介意這些,喝糊了也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話。


不知道是醉酒還是習慣的搖搖晃晃,他轉著眼睛慵懶地笑著。


 


那搖晃的床和一艘船一樣。


 


 


似乎知道他想著甚麼,Jack挑起眉毛。


但還是沒插嘴,聒噪的麻雀今天很安靜,但是他敲敲船舷,表示他們可還在甲板上跟夕陽與海一起呢。說不准後頭還有幾個好奇的船員,畢竟可有二個船長站在甲板上。


 


 


Es la historia de un amor                    [這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


Como no hay otro igual                     [沒有其他的可比]


Que me hizo comprender                            [他讓我了解到更多]


Todo el bien, todo el mal                    [所有美好的,所有不幸的]


Que le dio luz a mi vida                      [給我的生命帶來光亮]


Apagandola después                            [旋又將之熄滅]


 


 


這就像是上一世的事,嚴格的說,也許就是上一世。


這個故事隨著一切愛恨情仇,就這樣不知道是結束還是開始的循環往復著,在海上、在港口、在沿岸、在人們口中…像是風與浪的一波波撫過。


 


 


唱完了歌,他停下歇了會。”滿意了?小麻雀。”他問到。


 


“你應該是條人魚來著。”Jack說著,給他一個吻,又用那種耀眼的笑容看他。


一如當年。



【原創】【萨杰】永恆之航 Sailing to eternal / Viaje eterno

微曦:

17/08/04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薩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副cp: Davy.Jones/ Calypso


特別吐槽:Hector.Barbossa




自己還有個大坑正在填。看了看這周的進度到第165章只長了一半…


不過…在看完電影和各位的貢獻後實在忍不住手癢…


打字到12:39如果有BUG也請告知~




此文會生產感謝被我騷擾起來探討歷史的弟弟、被當模板的西班牙學生、一直支持我寫作腦洞的各位旅伴們。


特別是 @想养柯基感謝你的每日一路相陪! 




其他事實參考設定及註釋等會在文後,當作我話嘮多擔待…如果看完我會很高興的。參考資料為維基、大英百科全書第十一版、我自己的記憶力、看/聽過的書本與作品則詳列於下方。


而加勒比海盜系列電影,其中的時代背景根據官方的說法在1720年到1750年之間。




就讓我寫個我想像中最HE的故事吧…


私設他們早先就認識了,不是魔鬼三角洲第一次見。


牽扯到的OOC、和現實註釋[話嘮問題]都算我的。


他們是彼此或是迪士尼的。




一發完,He。




期待回應與同在!!視狀況考慮再寫短篇吧~?!




以下正文






“親愛的,又有東西掉下來了。”模糊中有個聲音說道,聽起來是個男人,而且有一口鬍子。”還有,剛剛的動靜是那把妳懂得那把叉子斷掉啦!”


 


“啊,幫我看看是誰吧。寶貝。”一個優雅不適合在海中出現的聲音回應道。”我們都差點忘記了做事呢。”


 


據說溺死的人死前一旦停止掙扎就會進入一個寧靜祥和或他X的浪漫色彩的地方,畢竟,頭腦缺氧。Hector.Barbossa,一個有艦隊卻認不了女兒的海盜王想著。


 


跟他一起掉下來的還有那個天殺的原因Armando. Salazar,至少給了他一劍並讓他撞到船錨,撞到爽算了你個幽靈缺腦屠夫!


 


他睜開眼睛面對自己的死亡,卻見到了更加不真實的存在。


 


這是海裡沒錯,但是這二位…是誰,當了這麼多年海盜,可不會不信邪的。


但是他印象裡的確沒有這位金色長髮的褐眼女士,她的裙襬就像是浪濤和白色的沙。而她身邊的男子身著船長裝束,黑雙角帽*,暗藍綠色的及膝外衣*和黑色褲子,穿著海上常穿的靴子。有著藍色的眼睛和沙金色的大把鬍鬚,其中幾絡為了整齊而編著。


 


Hector.Barbossa決定悄悄再度閉眼裝暈,誰知道來的是什麼。反正他第一面對的只是一塊珊瑚礁,又不是正眼被見到。反正他是背朝下落下來的,姿勢扭曲正常的很。


 


“Calypso*親愛的,這可都是我的老熟人哪。”男子說著,應該是指了指他和另外一個死鬼。” Hector.Barbossa和Armando. Salazar。而且親愛的,妳還是在海裡美麗。”


 


“而你呢,偏偏要死一次才能明白,寧願變成海怪和海產也要跟我嘔氣。”女子沒好氣似的說,卻用手拍拍這人的臉。“Davy .Jones*,這樣我們算是算完帳了,該處理家門口了。”


 


…原來Jones的品味沒有問題,而Calypso也沒有嘛,還以為他們喜歡這款來著。


 


Barbossa閒閒著想。反正現在沒他說話的份。而掉他旁邊的傢伙應該也醒了來著,只是跟他一樣裝著不動打算看狀況。


 


“那把叉子,歸妳管嗎?親愛的。” Davy .Jones問到。”他們呢?壽命盡了?”


 


要不是現在再裝昏,他想給這對愛人一個正宗白眼。再秀,秀給死人看!


 


“我看看,二個小可愛,還再裝呢。跟你生前一個樣,愛生氣又倔強。” Calypso說,好吧,被發現了。於是Hector.Barbossa睜開眼睛坐好,等待發落,並不意外的發現Armando. Salazar也是如此。


 


啊,誰跟那個Davy .Jones一樣啦!這是嚴重的侮蔑!我才沒是不會去惹一個女海神,看看Jack惹的只是人和死人都有啥下場了!也不會沒事打算四處要債、頂著一臉海鮮並帶著一船海鮮!


 


不過他很滿意那把劍還插在屠夫身上,而且對方又在腦袋撞出一個坑。


很好,不,等等,不好!這傢伙又要缺腦發神經嗎!


 


意外的,恢復人形又被插上一劍、撞到船錨、並且被淹死的傢伙沒有多說話也沒發癲,只是冷冷地坐起,等待。完全沒有他遇到時的跳調子或是到處轉圈。


 


Armando. Salazar只是整了整自己的黑領巾,撫平了外衣的皺褶和肩章,把披散的頭髮整理好繞過面容外,只是繼續安靜的蹲坐著,等待發落。


 


不過似乎不只是Barbossa不能忍這情人咬耳朵,他似乎等了一會,發現可能沒完沒了只能打斷。


”不只我們。”他說到,有著濃濃的捲舌音。”還有我一船的船員。”


 


二人世界[或說二神世界?]的傢伙才又正視他們。


 


“啊,是的,還有你一船的船員以及沉默瑪莉號。”Calypso說,連忙又翻了翻那本大的要命[讓Barbossa想到海盜法典]的書冊,而書架當然樂意的Davy .Jones。


 


這次,Barbossa毫不費力也終於如願的地給了一個白眼。


 


海神怎樣了,海盜我都死了,被秀一臉不能有點意見嗎?我可沒那屠夫無聊的軍官禮貌。


 


“啊,有了,還有那叉子不歸我管,那傢伙本來就該自己看好的,而且他想要讓海上大家都一筆勾銷也是他的事,我只負責人這部分。


啊,看起來…這只是個意外,這裡沒記載啊,嗯,不然這樣吧,看在你們都還有家人在等的狀況下,我決定你們可以回家啦!不能等到人的痛苦可是不可言說。”


Calypso闔上大本的書,歡快地說道。


 


Davy .Jones無聲的點頭,並深情凝視自己的愛人,當初那句,就只是妳不在那裏,就造成了以後那麼多悲劇。


 


但要Barbossa說的話,還不如說是這位脾氣似海的女神,因為與愛人都化解了一切,決定就此放他們一馬。


而且說不定還嫌他們礙路了,他們二人[二神]世界好得很。


 


“感謝你們的仁慈與機會。”身邊的軍官低聲說道,他站直了身點點頭。


似乎之前那位在海上瘋狂、擋路必殺的幽靈屠夫是另一個人一樣。


 


而看來他們的確不大受歡迎,因為下一秒,他就完整的出現在完整的沉默瑪莉上跟完整的船員和完整的Armando. Salazar站在甲板上。


而這西班牙船長則是第一時間把散亂的頭髮稍微抹平後綁好。


 


“你應該不在打算殺光海盜了吧?” Barbossa說。


 


“我會把你送到你要去的港口,畢竟我想這是我們答應的條件。安全回家,不留下等待的人。”沒說的是,多幾幢悲劇和詛咒。Armando. Salazar低聲說道。


他面無表情的臉卻沒有一開始看來的冷冽。


 


要這個海盜王來說,似乎還有點甚麼感情在那看似面具的臉下面。


 


但是他不會多說,當著一船人,他們都是船長,很知道有些事,留在船長室裡就可以了。


 


“跟我說說這幾年的事吧。我想,我得上岸了。”海軍這麼說。


 


“我想你應該都知道的七七八八?駛進魔鬼三角洲的船隻從來不缺。”海盜王隨口應到。”你在岸上有誰在等嗎?”


 


海軍笑了,沒有回應的望向大海。


 


他們站在甲板上,似乎就像多年以前一樣。


在他老去前,在他死去前。


 


 


“你當時是為了那個女孩?把我給刺下去。”Salazar過了一會才又開口道。


 


“那是…我沒有認的…女兒。” Barbossa緩緩地回答。”她母親死得很早,我不能讓她在這海上…於是我給了她本日記和紅寶石,希望她過得好,結果她卻…研究了內容而不是賣了寶石,她一直相信她的父親是個…天文學家,不是個海盜。”


他緩緩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跟你說這個做甚麼,我想多死個幾遍,人都會變吧。提醒一句,我打算差不多就要收手了,時代已經變了,很快的,你看著辦吧,這是我能說的。”


 


“…我想了很多,在三角洲裡。” Salazar也沒看著他,二個船長看著海平線對話。


 


“海盜和海軍…我們不過就是各取所需…然後…互相獵殺。仇恨,是動力也會是互相的助力,而如此的循環,不會有盡頭的。…而屬於我們的時代要結束了。


該是往真正的目的地去的時候了。”


 


“哈哈哈…要不是我真的跟你掉下去又跟你被丟上來,我還真懷疑你是不是那個海上屠夫。” Barbossa乾笑。


 


“要不是就是你把我給刺下去,我也懷疑你倒底是不是海盜王。我所知道的海盜…可沒這些個東西。” Salazar說。


”你也是個漢子,當初敢跟我叫的除了一隻小麻雀,就你還打算跟我談判了。我想你也無法暫住在二層的軍官室*,我也還沒有到要人睡甲板的地步。瑪莉的船長室夠大,我們還可以隔著一架近距臼砲的距離,看你要靠哪邊,隨意擠一下,反正這沒情資了,幾十年前的。”


 


“你可真慷慨,還連心心念念的仇都不報啦。”海盜王半開玩笑的說。


 


“你還沒說你要到哪個港口去呢。”


Salazar還在望著海平面,繼續慢慢地用他低沉而稍稍捲舌的聲音說著。


 


”可以任意殺人來復仇,那是死者,因為也許報完仇還能釋放執念而離開,但是,生者要留下來承擔後果,所以活著的人總必須妥協,從而接受妥協後的結果。”


 


“會告訴你的,我可沒興趣賴你船上。”Barbossa說道,挪動著自己的瘸腿。


”以及,我得說,八成死亡和蘋果*有個關係,我可死了二次了,還是喜歡這玩意,你也挺喜歡的樣子。”


 


他確定自己聽見了Salazar對著海平面暗自笑出聲,轉身往船長室。


要是不用隔著甚麼身分或是生死,也許他會是個很好的…旅伴和船長。


 


 


船長室的天窗透出已經暗下來的天色,而水手們對於自己死去活來又死去活來一次,並這次終於大家都完整到可以做決定而感到心滿意足,船長也容許了他們小小的歡慶,只要不要怠忽職守到再把船開到哪個鬼地方去都可以。


 


二個船長相對無言的坐了一陣子,在Barbossa於海圖上指出自己要去的港口後,他們陷入一陣沉默。


 


半生不熟的狀態實在很難搭話,而唯一共同的話題大概還只剩下一個─Jack. Sparrow


 


在漸暗的船長室裡,Salazar安靜坐著像是沒有問題似的,直到他發現他開始看不清楚,他是活人了,而這艘船也不是載滿幽靈的鬼船了,他需要點燈。


 


“我還在等你反應過來呢。”燈亮起的時候,Barbossa翻了翻眼睛說。


“我當骷顱的時候還都有點燈咧,反正除非月光照到,不然都沒事。”


 


“你也當過幽靈船長?”Salazar有些微不解,不過想想後又說,”算了,反正沾上那隻小麻雀,甚麼四平八穩的航行都會變成雞飛狗跳的冒險。”


 


“Aya, agree.” Barbossa應了句。


之後才後知後覺的…”等等,除了三角洲,你跟Jack還有接觸?”


 


“這是個…很複雜的事。”西班牙船長說。


“…他呢?除了我以後還幹了些甚麼大的,你變過骷顱,另外的還有什麼大事?”


 


與其無言地與一個西班牙船長,前任屠夫對坐,Barbossa到樂意把這些年的鬼事都抱怨一次,不過當然是簡略版,不然可不知道要說到哪去。


 


Salazar就只是坐著,不插嘴也不打斷,偶爾輕輕用手指敲打手杖的前端。聽著。


那模樣可是海盜王很難見到的專注與仔細。


 


當故事到一個段落,差不多也是早晨。


 


而聽眾唯一的評語,就只是,果然是隻麻雀,飛得很高的麻雀。


 


為此Barbossa笑了出聲。


 


 


當靠上了Barbossa要去的港口,在他臨走前,西班牙的船長凝視著他又像是看著遠方,黑色的眼睛稍微轉動了一下。


像是拖了很久,他才開口。


“…既然我沒有繼續獵殺海盜的興趣,你大概知道我去哪找麻雀嗎?”


 


“那傢伙,八成又要去什麼天邊的地平線赴一個遙遠的約會吧?他就是自由,無拘無束。天知道呢?”Barbossa回道。


 


“Gracias, adiós ,viajes suavemente .”[謝謝,再見,旅途順利]Salaza說。


接著回身,銀色與黑色的軍裝掃過登船口。


 


而Barbossa也沒再多回頭,他得想辦法解釋給女兒聽了,艦隊不成問題,問題在於,他是個父親,而且不是個好父親。希望女兒不會在意的,本來想著死前也無憾了,到忘了大海事多麼多變無常。


 


 


西班牙的一切的確都變得陌生,但是皇室為了面子和其他問題,沒有取消任何東西,反而還給了獎賞和讓他們成為了歸國的英雄。


[雖然大副開玩笑說這是好幾年沒領的薪水啦。]


 


這下子,Salaza安下心,這次終於沒有對不起這些與他出生入死的弟兄。


他一一訪問他們的家庭,對於一切偶爾解釋、偶爾只是微笑的看著。


 


接下來,他知道自己要做甚麼,他要去找那隻麻雀。


 


海盜的時代快要結束了,而事實上,Jack也非真正像是黑鬍子那樣燒殺擄掠無惡不作的傢伙,他就是喜歡冒險與自由,頂多說說謊、喝醉酒和開溜[以及開撩]。


是改行的時候了。不久的將來,想必會有更多更快的船被造出來,更多的情勢改變吧。


 


當然,他的海軍上將頭銜沒被取消,但是這更類似於一個榮譽。


他除了看著弟兄們安家以外,更多的時候就是研究著新的海事學問和新的科技,他已經想好了後路。


 


Salaza絕非腦袋不好,那絕對只是舊情和一時大意…算了,自己知道是個藉口。


 


 


於是當他在海上再次見到已經變成了老麻雀的傢伙,絲毫不意外對方第一時間想開溜的心情。


 


“哇喔,現在大海是大家後院嗎?怎麼說沉下去的都浮起來啦!我聽說Barbossa那老傢伙回來了還去親眼看了下,唉呦怎麼你也回來啦,親愛的長官,我們的事兩清了吧?您看這…我也解咒啦,但是海水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啊…!而你那狠勁,老巴還以為你打算一路殺上來害到他女兒,這真的是個意外…” Jack. Sparrow還是一如既往的話多,不過邊說邊退、邊說邊越來越遠就是在打算。


 


“我沒有找你算舊帳的意思。”西班牙船長冷靜地說。他沒有把下面的句子說完,就馬上被麻雀搶了詞。


而且對方完全沒注意到他不再穿著軍裝,而是一般的船長裝束。


 


“那親愛的長官您在這做啥?我們可沒犯甚麼大…事,這…目的地應該不一樣吧?啊,這一定是個誤會哈哈…” Jack. Sparrow繼續說著,一面繼續他的脫逃預備。


 


“聽我說完,小麻雀。” Salaza吸一口氣,開始說,要不讓麻雀跑掉,唯一的方法就是說的比他快。


“我都知道了,關於私掠船、關於你不運奴、關於黑珍珠、Calypso、Davy. Jones、海盜大會…而不可否認的,寶藏越來越少了,對吧?


而你,不搶劫只冒險的海盜王,你打算如何?這個時代要過去了,你呢,不要告訴我你老後還是對於喝著Rum睡豬圈很感興趣,嗯?你要怎麼餵飽這些嘴,還不要又被大叛變?”


 


“說的你有辦法似的。”Jack換了個委屈的臉孔。”你也知道啊?但是你們還有可以回去的莊園、說不准還有幾個身材一級棒的女人,我們才是要擔心的吧?


我要是現在丟下這堆夥計們,他們說不准等等就死在這海上啦!”他眨眨眼,又露出那個曾經讓西班牙船長入迷的半醉姿態,搖晃著手指。


”這就是我們海盜的人生。”


 


“我提供你一個建議,Jack小麻雀,要不要聽隨你。”Salaza說。


 


“先說,我對於變成海鮮和開一船海鮮一點興趣沒有!”Jack大叫道。”也對於跟你回去莊園之類的也沒有,我可會暈陸地的!還有我親愛的老夥計們,我可不丟下他們!還有,我現在可比你老啦!什麼小麻雀!是船長!Captain Jack. Sparrow!”


 


“我還沒說,我也不指望你這隻麻雀會乖乖在陸上活。”Salaza說,”至於年齡問題,我看到簡單,我要問你的事,對於當個冒險家或私人護艦隊有興趣不?”


 


西班牙人露出勢在必得的滿足笑容。


就像當初偶然抓住了停在肩上的麻雀一樣。


他們都記得那個。


畢竟Jack沒在瘋瘋癲癲似的了,他靜止了下來,思考著。


 


“啊,小麻雀,還有你身上的羅盤呢,羅盤怎麼說啊?”西班牙船長笑起來。又用手杖指了指對方。


 


Jack微微的發毛了一下,想起那個沙灘,然後轉身背對來者,悄悄打開羅盤。


 


喔,該死。這方向太清楚,還連動都不肯動一動哪。


 


再轉過身,面對Salaza。”我得說,好吧,談判,那我有甚麼好處?”


 


“你會繼續活在海上,而且不騷擾別人就沒人騷擾你,自由自在。”Salaza緩緩地說。”這不是你要的嗎?”


 


“我猜…還有個條件,你會跟著我,進港口也會。是吧?背後靈先生?”Jack又開始甩羅盤。那是他年輕時的動作。


 


“你說的。而且我看我得教教你劍術了。Rum的話,我可只准你一天喝一瓶。”Salaza說,滿意地笑了。


 


聽到Rum被管制,Jack馬上跳起來大叫。”你不是不當屠夫了嘛!怎麼還要搶我的生命水,我會死的!”


 


“我會保證你活完活夠再死掉。”Salaza說,手指輕敲著船舷。


 


“…好吧…Deal.”偉大的Jack.Sparrow船長決定為船員和自己找個後路。


 


“Deal.”Salaza說,在握手的時候,順勢把沒有防備的Jack給拉了過來,吻了一口,並且渡了些甚麼過去。


 


“哇…你也不要太熱情,這二船甲板上都是人啊!還有你給我喝了甚麼!”麻雀船長始終是聒噪的,連害羞也是。


 


“你擔心的年紀問題,好了,現在你應該狀態好的很。這是當初的不老泉,一個熟人的小禮物,不知道奏效否,反正有人在那玩意毀了前裝了點。”西班牙船長說。


 


“你給我喝…等等…這樣你也喝啦!”麻雀船長突然抓到重點。


 


“sí.”[是的]”Salaza給予了肯定的答案。


 


這次,也許拋下所有一切,我們可以永遠航行,累了,就靠港,欣賞異國風情,


天氣好起來,就再出發,而非再由仇恨帶來更多無法挽回的故事。


 


海盜與海軍的時代將要結束,但是另一個新的時代,正在拉開序幕。


 




*雙角帽[bicorne]-一種前後二端突起的帽子偶爾稱為雙邊帽[brimmer]寬大的帽沿和帽型,偶爾插上羽毛作為裝飾。約17-18世紀流行。




*可以稱為男用禮服外套[habit]-及膝的男用外套,此詞在法文中也是陽性名詞,之後泛指燕尾服等皆翻譯為男用禮服外套。




*卡呂普索(Calypso,希臘語:Καλυψώ, Kalypsō),本是希臘神話的海之女神之一,她將奧德修斯困在她的奧吉吉亞島上七年。英文Calypso也用來稱呼土星的天然衛星,是該行星的第十四顆衛星。據說是被自己的父親阿特拉斯囚禁在島上。不時會有英雄被送到島上來,卡呂普索所受到的懲罰是:她一定會愛上那些英雄,但那些英雄卻不得不離開。


而最為人所知的是在荷馬的《奧德賽》中,她將希臘英雄奧德修斯回家的途中,把他軟禁在島上七年,想讓奧德修斯成為她的丈夫;她透過各種才藝來吸引奧德修斯,這幾年時間他們同居在島上甚至共枕而眠,但是奧德修斯仍想回家去與妻子團圓。


奧德修斯的守護神雅典娜因此要求宙斯幫忙,宙斯派人送信給卡呂普索,告訴她殘酷的事實,她與奧德修斯並不會有共同的未來,卡呂普索雖然很生氣,但是最終還是安排奧德修斯重返回家的路上。




在此把她的外貌當作是因為被詛咒的容器之故,所以是大家電影看到的那樣,而原貌根據上述的插圖。[而且不是一堆不明所以的螃蟹。]




*事實上,戴維•瓊斯的箱子(英語:Davy Jones’ Locker),是水手使用的黑話,意思是大海的海底,死亡水手沈睡的地方。


這個俗語來自於18世紀英國皇家海軍,他們稱呼海上的惡靈、聖徒、或保護神,為戴維•瓊斯(英語:Davy Jones),詳細的來源則不詳。


當水手在船上死亡,英國皇家海軍會將他用布包起來,從船上丟到大海,沈入海底,讓他從此長眠在「戴維•瓊斯的箱子」中。


如果水手在海中溺斃,或是發現溺斃的屍首,海軍同樣會將他再拋回海中。因此「戴維•瓊斯的箱子」被當成是溺斃、海難的隱語。


以及一張1832由George Cruikshank所繪製的鋼板畫。


參考文獻Davy Jones’s Locker. Bartleby.com.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2000-01-01 [2011-07-09].(原始內容存檔於2006-05-06).




*這裡指的是一艘三層甲板驅除艦裡,位於船長室下方的那間通舖,船長室是全船最好的位置,有天窗並位於船舵下方的樓梯處。通常船長室就是第一層那裡。海事學並沒有學得很完善,多包涵。




*後來巴博薩得以復活(經海神卡呂普索之手,作為交換,巴博薩船長要召集全世界的海盜召開海盜大會,釋放被囚禁於人形的海神),並掌握著裏海地區,他除了在那裡掠奪金銀財寶以外,還特別鍾愛普通海盜沒什麼興趣的東西——『蘋果』,因為正是蘋果的存在,讓他可以感覺到生存和味道。




*關於時間點/線:


在17世紀50年代至18世紀30年代之間,海盜共出現了3次黃金時期,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出現在加勒比海。


第一次是1650年至1680年間,法國和英國海盜以牙買加和托爾蒂島為基地掠奪西班牙船隻和殖民地,他們都自稱是私掠者。


第二次出現在17世紀90年代的印度洋,《神秘海域4》中出現的海盜亨利•艾佛瑞就是在這一時期干下了自己的最大一票。


第三次黃金時代的真正開始應該是查爾斯•范恩、亨利•詹寧斯、班傑明•霍尼戈爾德和愛德華•英格蘭等海盜在1715年發現並搬空了一艘擱淺的西班牙珍寶船,他們每個人都從中獲取了一筆巨額財富,但西印度群島的主要港口都向他們關閉,拒絕銷贓。於是他們前往了已經被海盜占據的拿騷(今巴哈馬首都)將其作為自己的基地,也壯大了那裡的海盜共和國。




在這一時期,由於英國在北美東海岸的殖民地經過了整個17世紀的建立和發展已經形成了規模,臭名昭著的奴隸三角貿易規模飛速提升,而西印度群島同樣也是三角貿易的重要節點,對於海盜們來說,加勒比海的海面上就如同浮動著一船又一船的財寶。


奴隸三角貿易對於美洲的殖民者來說是必然會出現的產物。


殖民地經濟是以產出蔗糖、菸草、棉花之類的經濟型作物和貴金屬為主,這些都是勞動密集型的生產,種植園和礦坑對奴隸的需求極大。而殖民者在驅趕和屠殺印第安人之後,他們的人數發生了銳減,而殖民者們比起這些原住民也更偏好那些來自另一個大陸的黑奴。


為了獲得黑奴,歐洲貿易者鼓動非洲的國家對周圍開戰掠取俘虜,並將其作為奴隸賣到美洲。




於是就形成了一條穩定而有利可圖的航線,三角貿易:商船從歐洲帶著軍火、紡織品出發,在非洲將這些貨物換成黑奴之後再前往西印度群島賣掉黑奴,再將殖民地金銀和經濟作物帶回歐洲。由於西印度群島是三角貿易的第二站,海盜們很容易就能截獲載滿了黑奴或蔗糖的船隻,並賺的滿滿。




*關於海盜:古時海盜多以沿岸居多,地中海,歐洲北海等地有許多歐洲海盜,宋朝後中國大陸南方與東南亞的海盜,日本與韓國海濱則有朝鮮海盜,特別是航海發達的16世紀後,只要是商業發達的沿海地帶都有海盜,此犯罪行業獨特的是,海盜者多非單獨的犯罪者,往往是以犯罪團體的形式進行。


在世界上有相當多的典籍記載海盜的行蹟。也因此有許多古老的字專稱某一時期的海盜,例如中文中的倭寇,英文中的buccaneer,尤其指在17世紀與18世紀在西印度群島掠奪西班牙船隻的海盜。


在1691年至1723年期間,被稱為30年的海盜「黃金時代」,成千上萬的海盜活動在商業航線上,這個時代的結束以巴沙洛繆•羅伯茨的死為標誌。


此外,許多政治人物暨探險家都出身於海盜家庭。例如明帝國的鄭成功、英國探險家法蘭西斯•德瑞克和10世紀的丹麥國王哈拉爾德(Harald Gormsson)等。還有一些成名的女海盜如安妮•伯妮和瑪莉•瑞德等。一般來說海盜是一個男性占優勢的職業。但是還是有一些知名的海盜是女人,或稱為Pirettes.


現代著名的海盜民族是菲律賓摩洛人。在馬來西亞一帶的馬六甲海峽是海盜出沒最多的海域。


近年來索馬利亞一帶印度洋海域海盜猖獗,往來該處的巨型貨櫃船隻經常遭到持劫,他們與海盜前輩們不同,不偷竊貨物而是綁架人質,部分國家例如美國、中國及新加坡更派遣軍隊對付。現代海盜的性質已經不同於過去,而且部分海盜更有科技化及集團化之特徵。


過去時期的海盜簡表:


維京人(公元8至11世紀)


倭寇(公元13至16世紀)


華南海盜(公元1790年至1810年)


女真入侵日本


韓寇


巴巴裏海盜


阿馬羅•帕戈


英國海盜




現代存在的海盜:


索馬利亞海盜


馬六甲海盜




*海盜十誡:來源於巴沙洛繆•羅伯茨(Bartholomew Roberts,1681年-1722年2月)出生於英國威爾斯,是一位著名的海盜,因外表英俊,溫文有禮,被稱為黑色准男爵。羅伯茨除了其搶劫傳奇為人稱道外,其定立的海盜十誡,更被稱為18世紀的民主先鋒。


1.對日常的一切事務每個人都有平等的表決權,但須遵守船長的命令


2.偷取同夥的財物的人要被遺棄在荒島上


3.嚴禁在船上賭博


4.晚上8點準時熄燈


5.不許佩帶不乾淨的武器,每個人都要時常擦洗自己的槍和刀


6.不許攜帶兒童上船,勾引婦女者死


7.臨陣逃脫者死


8.嚴禁私鬥,但可以在有公證人的情況下決鬥,殺害同伴的人要和死者綁在一起扔到海裏去


9.在戰鬥中殘廢的人可以不幹活留在船上,並從「公共儲蓄」裏領800塊西班牙銀幣。


10.分戰利品時,船長拿全部財物的15%,一名水手長、一名木匠和一名武裝水手合起來分12.5%




*著名海盜:


1.黑鬍子-愛德華•蒂奇


愛德華•蒂奇(Edward Teach,或寫作Edward Thatch,1680-1718),外號黑鬍子(Blackbeard),是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海盜(也許沒有之一)。外號正是來自於其臉上濃密的鬍子,還有說法稱蒂奇會在發動襲擊時點燃自己的頭髮(另有說法稱是藏在帽子下的導火線)來恐嚇對方的船員。


本來是霍尼戈爾德的副手,1717年霍尼戈爾德捕獲了一艘法國運奴船,於是他讓蒂奇成為了她新的船長。蒂奇立刻將船改名為安妮女王的復仇號,並把船上的火炮數量增加至40門。


蒂奇和安妮女王的復仇號在加勒比海和非洲西海岸的航線上對英國、荷蘭和葡萄牙的船隻展開了攻擊,並攫取了數額巨大的財報。但他對安妮女王的復仇號的使用都沒有超過一年。1718年,在拒絕了國王的特赦令後,蒂奇死於英國海軍對他的追捕行動。帶隊的英軍中尉梅納德在戰鬥後檢查他的屍體時發現他至少身中五槍,有20餘處刀傷。蒂奇最後的結局是頭顱被割下懸掛在船上,而身體被拋入海中。


傳說黑鬍子本人並不像他的形象那麼殘暴,他並不會傷害被他俘獲的船員。那麼這倒是和他的導師霍尼戈爾德很像。目前有打撈到他安妮女王復仇號的砲管。




2.班傑明•霍尼戈爾德(Benjamin Hornigold,1680-1719)的知名度並不及他當年的副手蒂奇那麼高,而且還背負著一個叛徒的名號。


和蒂奇不同的是,霍尼戈爾德一直試圖避免對英國船隻展開攻擊,因為他希望這能讓他可以在留有一條退路。但他的船員們顯然不這麼想,1717年,他被自己的船員投票罷免,被迫離開了自己的流浪者號,只能使用一艘小帆船來繼續自己的活動。


所以當1718年特赦令來臨時,他的接受可以說是順理成章的,並且成為了羅傑斯手下的海盜獵手,開始獵殺其他海盜,其中也包括蒂奇。另一邊和他共同統治海盜共和國,還捕獲過他的船的亨利•詹寧斯也接受了特赦令,直接退休去百慕達過上了富有的生活。


但他就沒那麼好運了,1719年他的船隻遭受了風暴之後觸礁沉沒,他也因此身亡,時至今日沉船處還是沒有被找到,沒有人知道真正發生了什麼。




3.查爾斯•范恩 (Charles Vane,1680-1721)和以上兩位相比,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殘暴了。據稱范恩剋扣過自己船員應得的財富、殺死了向自己投降的船員還在一次打撈寶藏的任務後拷問競爭對手的船員。


在1718年2月,他被英國海軍的鳳凰號逼入絕境,不得不投降。


但當時有關國王給予海盜特赦的的消息已經傳開。


范恩聲稱自己正在接受特赦的路上,並答應鳳凰號的皮爾斯船長自己不會再當海盜。但是在重獲自由之後,范恩反悔了。


他一離開鳳凰號就馬上回到了海盜生涯當中。之後他在拿騷招募了四十多名海盜,其中包括經驗豐富的愛德華•英格蘭以及傑克•萊克漢姆。


羅傑斯到達拿騷之後封鎖了港口,范恩通過一次火攻造成了英國海軍的混亂,趁機脫逃。這迫使羅傑斯以大兵力對其進行追捕,但還是一無所獲。


只是沒人想到膽大包天的范恩居然最後栽在了自己的船員上面。


1718年末,范恩遇見了一艘大船並對其發起進攻,卻發現這艘船竟然是一艘法國戰艦。范恩當即下令撤退。,條命令引起了由萊克漢姆為首的船員的不滿,他們投票罷免了范恩,范恩和他的支持者只獲得了一艘小帆船。


之後他又遇上了一次風暴,孤身一人被衝上了一座小島。他在企圖化名上船加入其中,但是卻被熟人認出,最後被捕。


他在1721年被絞死,據說在對他進行審判時沒有一個人願意為他辯護。




4.巴托洛繆•羅伯茨(Bartholomew Roberts,1682-1722)被認為是第三次黃金時代最成功的海盜。他與上面的三位其實並不能說是同一個時期的人物,因為他開始活動的時間已經是特赦令傳遍西印度群島的1719年。


他在2008年《福布斯》的海盜財富排行榜上排名第五,在加勒比海活動的海盜中排名第二。


不過與他輝煌的戰績相比,他更是為海盜們訂立了一套行為準則,成為海盜十誡


羅伯茨對待俘虜並不殘暴,但也不像我們接下來會介紹的兩位那樣優厚。他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還有可能非常不喜歡飲酒,這對於一位海盜船長來說都是非常罕見,但是他又被視作一個海盜船長[或說私掠船]的標準版。




5.薩繆爾•貝拉米(Samuel Bellamy,1689-1717),人稱「黑山姆」(Black Sam)或是「海盜王子」(Prince of Pirates)。


貝拉米的海盜旗是大家最熟悉的,骷顱與交叉的脛骨,前面所提之海盜旗除黑色底一樣以及有出現骷髏外,還有其他元素和標誌。


貝拉米的人生非常短暫,他作為海盜活動的時間僅有一年,1717年就因為船隻觸礁而死,但他卻在這一年之中成為了全世界最富有的海盜。


貝拉米對待俘虜極為慷慨,這為他贏得了「海盜王子」的外號,這也讓他的船員和他自己都把他和羅賓漢聯繫在一起。崇拜他的船員們稱他為「海上羅賓漢」,稱他們自己為「義賊團」。


1984年,貝拉米的維達號沉船地點被確定,其中打撈出了大量財寶,也是第一艘有實物證實的海盜船。




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女海盜:




瑪麗•里德(Mary Read,1690年-1721年4月),是海盜黃金時代一名十分勇猛的英國女海盜,與安妮•伯妮是十分有名的一對拍檔。相對於搭檔,她擅長用水手軍刀。




根據查爾斯•詹森船長(Charles Johnson)所著的《海盜通史》(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Pyrates),作者似乎將瑪麗•里德的出生日期弄錯了,其與烏得勒支和約記載的內容發生矛盾,因此,人們猜測她大概出生於1680年時期或1690年時期。


瑪麗•里德的母親因為長子的死煩惱不已,為繼續獲得她母親(瑪麗的祖母)的支持,她將瑪麗•里德打扮成男孩子,以男孩的方式教育她,藉此「愚弄」她母親。


而後瑪麗•里德先是找到一份腳伕的工作,其後成為船業僱工,在體悟海上的殘酷生活後,她跳船並加入英國軍隊。




因為隱瞞自己性別的關係,才得以加入海軍,後來,又加入陸軍,每次參與戰事,總是一馬當先;在戎裝生活中,她認識了一位佛蘭德軍人,並向對方告白,兩人結婚並共同經營一間酒吧,剛開始生意十分順利,後來卻沒料到丈夫後來竟意外死亡,酒吧也因戰爭的關係而結束營業。


丈夫死後,瑪麗•里德重新穿上戎裝,加入開往荷蘭的軍隊,那裡戰事十分平靜,眼見沒有出頭的機會,瑪麗•里德於是退伍,並登上一艘開往西印度的船。




在經歷長久的航海生活後,瑪麗•里德於1718年到1719年獲得私掠船的許可證書,1720年,在前往新大陸途中,瑪麗•里德遭到海盜攻擊並被俘虜,最後他加入印花布傑克的行列,並認識了安妮•伯妮;在一開始,瑪麗•里德還是維持男裝,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性別直到安妮認為她是一個可追求的帥氣青少年,逼得她對安妮承認自己是個女人;為了避免傑克因嫉妒而殺害安妮的新「姦夫」,最後還是讓傑克知道這個秘密,而傑克接受讓瑪麗•里德繼續待在海盜團裡。




瑪麗•里德隨後在船上和一位被擄上船的青年墜入情網,並且在青年和其他海盜決鬥前殺死愛人的對手,保護他不受傷害。


瑪麗•里德與安妮•邦妮在牙買加攻擊商船時會穿男裝,女裝則是在其他時間穿著。


1720年十月,海盜獵人喬納森•柏奈特乘海盜狂歡時發動奇襲,當時船上其他男人都因酒醉失去戰力,儘管安妮•邦妮與瑪麗•里德兩人拚命的抵擋攻擊,最後還是落得被俘的下場,因為英國有不殺孕婦的法律,因此瑪麗•里德被關進了監獄中,而她的對象正是船長傑克•瑞克姆(John "Calico Jack" Rackham)。




1721年四月,瑪麗•里德在獄中死亡,但沒有任何嬰兒的出生紀錄,官方文件指出她於懷孕時因為發燒而死。






安妮•邦妮(Anne Bonny,1697年或1702年3月8日-1782年4月25日?)




安妮•邦妮,是一位海盜黃金時代著名的海盜,也是歷史上最負盛名的女海盜之一,於18世紀時活躍於加勒比海地區。


根據法庭的審判記錄,安妮原本是一名果園主人與女僕的私生女,從小就被當成男性撫養,長大後曾經與一名水手私奔,但在海盜船長傑克•瑞克姆(傑克又名約翰,英語:John "Calico Jack" Rackham)的慫恿下,安妮•邦妮拋棄了丈夫跟隨傑克•瑞克姆,並成功奪取一艘荷蘭船隻,與同海盜團的另一名女海盜瑪麗•里德同時成名。擅長用火槍。




目前人們對於安妮•邦妮的認識大部分是來自查爾斯•詹森船長(Charles Johnson)所著的《海盜通史》(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Pyrates)一書。




有關她的官方紀錄及同時代的文件都是相當缺乏。


大部份關於安妮•邦妮抵達巴哈馬之前的生活細節並沒有任何初步的證據來支持,包括宣稱她於1702年在愛爾蘭科克郡出生、她是律師威廉•科馬克與婢女的女兒、母親名為瑪莉•布倫南、祖母名為佩格(Peg)的這些事情。


當安妮•邦妮成為海盜的事情公開後,科馬克搬到美國的查爾斯頓,他在那裡買下大片田地的傳聞也無法證實。對於這些無法證實的傳聞,歷史學家仍然繼續努力找尋證據。




*飛翔的荷蘭人(荷蘭語:De Vliegende Hollander;英語:The Flying Dutchman。又譯作漂泊的荷蘭人,徬徨的荷蘭人等),是傳說中一艘永遠無法返鄉的幽靈船,註定在海上漂泊航行。飛翔的荷蘭人通常在遠距離被發現,有時還散發著幽靈般的光芒。據說如果有其他船隻向她打招呼,她的船員會試圖托人向陸地上或早已死去的人捎信。在海上傳說中,與這艘幽靈船相遇在航海者看來是毀滅的徵兆。在荷蘭文裡(vliegend)是用來表示一種持續飛行的狀態,形容受詛的荷蘭人永遠飄流在海上,四處航行,卻始終無法靠岸的悲慘宿命。




關于飛翔的荷蘭人的故事在航海傳說中有很多個版本,與之相關的是福肯伯格船長(Captain Falkenburg)的中世紀傳奇故事,他以自己的靈魂為賭注與魔鬼擲骰子,被詛咒在北海不停往返直到審判日。




飛翔的荷蘭人第一次在書中被提到是在喬治•巴林頓《Voyage to Botany Bay》(1795年)一書的第6章:


譯文:我對海員崇敬幻影的迷信常有耳聞,但從未對這類記錄給予太多信任。據傳一艘荷蘭軍艦在好望角之外失事,船上無人生還。同行的船隻經受住了暴風,隨後抵達好望角。整修後返回歐洲的途中,他們在相同的緯度遭到猛烈的暴風雨的襲擊。值夜的一些水手看到,或者在想像中看到,一艘船滿帆向他們駛來,仿佛要將他們撞沉:一名水手尤其確定這正是在前一場暴風中沉沒的船,或者是她的幻影。但暴風雨稍停的時候,黑雲似的船就消失了。幻影在海員心裡揮之不去,等船靠岸,故事也就像野火般在人中傳開了,幻影也被稱作飛翔的荷蘭人。


根據一些來源,這艘幽靈船的船長原型是17世紀的荷蘭船長伯納德•福克(Bernard Fokke)。福克因從荷蘭到爪哇航行的離奇神速而出名,當時的人因而懷疑他與魔鬼為伍以達到如此的速度。




對飛翔的荷蘭人的第一次詳細的描述應該是布萊克伍德雜誌(Blackwood's Magazine)1821年五月刊上的一篇文章。事件發生的地點是好望角:


譯文:她是一艘阿姆斯特丹船,於70年前起航。她的主人是亨德里克•范德戴肯(Hendrik van der Decken)船長。他是一個堅定可靠的海員,就算與魔鬼為敵也會按自己的意見行事。從來沒有哪個他手下的船員有任何抱怨,雖然船上的具體情形外人無從知曉。故事是這樣:在好望角轉彎的時候他們正試圖在惡劣天氣中通過桌灣。然而,風越來越大,不斷的向船衝擊,范德戴肯在甲板上咒罵大風。日落稍後,一艘經過的船問他是否不打算當晚入港,范德戴肯回答「如果我進港,就讓我永世受詛咒,因為我將在此迎風航行直至審判日。」他確實一直沒有進港,人們相信他仍在海面上大風中航行,每次有人遇到這艘船,她都有惡劣的天氣相伴。




19到20世紀之間在外海上有很多起對「飛翔的荷蘭人」的目擊事件。威爾斯親王喬治(後來的喬治五世)的目擊是最著名的幾次之一。1880年,在他十五歲時,他與兄長威爾斯親王阿爾伯特•維克多(其父是後來的愛德華七世)一起正由輔導老師達爾頓(John Neale Dalton)陪伴,乘4000噸的輕巡洋艦巴坎堤號(HMS Bacchante),進行為期三年的航行。在澳大利亞雪梨和墨爾本之間海面上,達爾頓寫到:


譯文:在早晨4點「飛翔的荷蘭人」出現在我們的船首方向。它像幻影般發著紅色的光,照亮了200碼以外雙桅船的桅杆和船帆。她從船首左側靠近時,在艦橋上值班的軍官和後甲板上的見習軍官顯然都看到了她。見習軍官立刻被派往前甲板,但到達時她在附近出現過的痕跡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連在地平線上都找不到她的任何蹤跡。10點45分,早先發現飛翔的荷蘭人的海員從前桅中部頂橫桁墜落到前甲板上,摔得粉身碎骨。


相關文學藝術:


由飛翔的荷蘭人的故事寫成的情節劇有愛德華•菲茨堡(Edward Fitzball)1826年的《飛翔的荷蘭人》和1839年弗里德里克•馬里亞特(Frederick Marryat)的《幽靈船》,該劇接下來被荷蘭教士A.H.C. Römer改編為《飛翔的船》(英文:The Flying Ship,荷蘭文:Het Vliegend Schip)。


華格納的歌劇


理察•華格納1843年的著名歌劇《漂泊的荷蘭人》(又譯《飛翔的荷蘭人》)的起源相對錯綜複雜一些。它看來是由海涅1833年的諷刺小說《史納貝勒渥普斯基先生傳》(英語:The Memoirs of Mister von Schnabelewopski,德語:Aus den Memoiren des Herrn von Schnabelewopski)改編而成。小說中一個角色參加劇場「飛翔的荷蘭人」的演出。這齣虛構的演出似乎由菲茨堡的劇本改變而來,海涅有可能是在倫敦時觀看了菲茲堡一劇的演出。然而,海涅小說中的虛構演出把飛翔的荷蘭人的出現地點安排在了北海蘇格蘭外海面,而不是菲茲堡劇中的好望角。華格納的歌劇也選取了北海為地點,只是具體位置是挪威海岸。


另一部作品是1855年華盛頓•歐文的《塔潘海上飛翔的荷蘭人》。


「荷蘭人」的船長


船長在馬里亞特劇中名為「范•德•戴肯」(荷蘭語:Van der Decken,意為「甲板的」),在歐文劇中則名為「Ramhout van Dam」。


多數版本中,船長拒絕在暴風中退卻,堅持即便到審判日也要繞過好望角。其他的版本中,船上發生了嚴重的鼠疫並因此被拒絕在任何港口停泊,致使該船和船員註定要永遠航行,無法靠港。


在馬里亞特的版本中,船長范•德•戴肯的故鄉是荷蘭的特爾紐森(Terneuzen)。


在菲茨堡劇中,船長每一百年能夠上岸一次,尋找一個女人來分享他的命運。在華格納的歌劇中,間隔則是每7年一次。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現代荷蘭皇家航空的每架飛機尾部都有「The Flying Dutchman」(飛翔的荷蘭人)字樣。


畢竟,他們真的是在飛的荷蘭人啊!



【萨杰】天生海盗 10 (天生爱情狂au)(完结)

岩泽君-开学长弧中:

这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
谢谢点进来的你们还有一直在看文的你们
谢谢你们给我的每一颗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每一句评论


每一个梦都有醒来的时候
但是是否将它延续是我们的选择
有很好的选择,也有最好的选择
以下正文
———————————————


  巴博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了解他的下一个病人,一位普通的病人,不会把他拽入什么奇怪的海盗故事的病人。
    人们总是在离别的时候才会想起在一起的开心时光,巴博萨也是。杰克带来的回忆里大多数都能让他气的跳脚,但他偶尔还是会怀念一下当叛变大副的时光,他退休以后可以给自己的孙子讲这些故事。
    这绝对不是在说他想继续回去治杰克。
    他把还散发着余温的纸张从打印机里取出来,崭新的A4打印纸印着漂亮的黑字,还有着若有若无的油墨香味。令人心情舒畅的一个新开始。
    贝克特礼貌的敲了敲门,然后在巴博萨还未来得及说“请进”的时候就踏入了他的办公室。巴博萨不是很喜欢这位领导,在这一点上他和杰克达成了共识,贝克特的贵族气太重了。
    他刚想说些什么,而贝克特的下一句话彻底让他闭了嘴。
    “杰克•斯派洛,治好了。”
    巴博萨不想对贝克特故意的说话大喘气做出什么评价。他只是很镇定的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虽然日期没有显示在那里,但巴博萨可以用他失去的那条腿来发誓今天绝对不是四月一日。
    “!”
    贝克特只是看了他一眼,露出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傲慢表情。“如果你还想和他有什么交流的话,就快点下来到他的病房里去。”
    说罢,勋爵大人就退出了这间不大的办公室,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巴博萨愣在了办公室里。他不会相信什么专家治疗的鬼话,更何况萨拉查的治疗根本就没起什么作用。
    一直攥在手里的几页纸被捏的发皱。


    杰克站在黑珍珠号上,或者说他的病房里。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壁。他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觉醒来,船舱变成了白墙,盛满朗姆酒的瓶变子成了干干净净的玻璃瓶。黑珍珠号消失了,他熟识的人都变得无比陌生。
    他向墙上的钟表走去,这是他记忆中存在的东西。但平坦的地面不适合一个习惯了颠簸甲板的海盗行走。他的步子歪歪扭扭的,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刚刚离开杯中物的酒鬼。
    他仔细的抚摸墙面。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这里说不定是戴维•琼斯的另一个魔狱,还是波塞冬对他的什么惩罚?
    他用力推门,门纹丝不动。
    “有什么需要吗,船长?”吉布斯出现了。
    吉布斯……他怔住了。熟悉的脸,熟悉的表情,不同的是身上的衣服。这是某种清洁人员的服装吗,还是护工?
    “我想出去看看。”
    杰克如愿的来到了楼下的小花园里。这里到处都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和他们的护工。他这才发现自己也穿着一身病号服。
    穿着白大褂的威尔在楼门口冲着他挥了挥手,转身上了楼。
    伊丽莎白随后也出现了,她笑着走过来说了声“早安,船长。”
    他还记得跃向海怪前的那个吻。但是在这里,他却觉得伊丽莎白更像是他真正的女朋友或是前女友这样的人。
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这里是医院,周围的一切都在提醒他。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他在脑海中不断重播着每一个人的脸。
    对了,我是……
    “我很清楚我为什么在这儿。”
    “我的父亲喜欢海盗,所以他从小给我灌输一些关于海盗的知识和故事。我记得比较深,是的,我自认为记忆力还不错。”
    “后来,我的母亲……离开了。我很难过,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我大概是在脑袋里更改了些什么吧,我不太会说专业术语。”
    “我记得的?刚开始父亲在西班牙那边工作,我应该先在那边住过院。我还能记起来那边的样子,然后因为病情转到这边来了。”
    “父亲工作很忙,在满世界跑,也没有太多时间管我。我就留在这里了,很少能见到他。”
    “我当时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想过干脆当一个自由自在的海盗。不,我知道这是完全不现实的。”
    面对一屋子的熟面孔,他很冷静的回答着问题。冷静的不像是一个精神病人,也不像是一个刚刚得知自己多年来都生活在虚假世界里的人。
    贝克特神情凝重。
    “先回你的房间去吧,斯派洛先生。”
    接下来的时间里,杰克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他现在会乖乖配合检查了,不会再给吉布斯添麻烦,不会再提什么黑珍珠或是飞翔的荷兰人。他甚至给巴博萨道了歉,惊的巴博萨差点没撞在门框上。
    他表现的完全就像一个他年龄的人该有的样子。
    在观察了足够久的时间以后,大部分医生都同意杰克已经恢复。蒂格恰到好处的提交了出院申请,如果没什么大碍,杰克可以说是一只自由的小麻雀了。
    这是一个奇迹,大家都这样说。
    这不是什么奇迹,杰克心里想。


    萨拉查订好了去加勒比海地区的机票。他知道了杰克的消息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他没发现自己在笑。
    他在麻雀身边停留的太久,再不离开也无济于事。也许这是一段连上天都不会祝福的恋情,所以,离开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他在口袋里翻找房卡,再抬起头来时,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考虑到加勒比海周边海盗的安全,我不觉得让海上屠夫到加勒比是个好主意。”
    杰克其实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他留院观察的日子里,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要见萨拉查一面。自己也算是他“治好”的,过来稍微表达一些谢意很符合常理。
    “所以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我觉得让我,杰克•斯派洛船长,唯一打败过海上屠夫的男人来监视你是很必要的。”
    小麻雀自顾自的叽叽喳喳。表达完谢意顺便再蹭一顿旅游也是很合乎常理的。更何况,他想表达的不是谢意。
    萨拉查只是盯着麻雀看,他心中有一种一把抱住麻雀的冲动,就像一个被执念唤醒的灵魂看到了自己的执念所在的冲动。
    一个在说,一个在看,和以前一模一样的相处模式,他该怎么开口?
    “小麻雀,我以为你已经清醒了。”
    “我一直很清醒的。他们差一点就真的抓到我了,但也只有差一点。在那群家伙前面只要装的和‘正常人’一样就可以逃出来。最轻松的一次越狱。”在说最后一句话的同时麻雀富有戏剧性的摊了摊手。虽然装的时间有点长,每天被他们看来看去可不是什么好滋味。
    算了,巴博萨对他道歉的反应可以让他笑好久。而且装了这么久,他也得到了回报。
    “我的美人被他们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我就暂且借用一下你的玛丽。”麻雀一副受委屈的表情。
    “好啊。”萨拉查将自己内心所想付诸行动。第一次,麻雀来找到了他;第一次,麻雀心甘情愿的被人抓住。
    “我可没说要倒贴我自己啊!一艘船就想换我也太不值了,至少还要一船的朗姆酒和你的一辈子才可以。”
    没有威胁,没有讽刺,萨拉查又一次笑了。也许再订一张机票才是最好的选择。


    杰克•斯派洛真的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男人。
    他可以用自己与生俱来的某种气质和精神去打动别人,就像几个世纪以前的海盗船长那样,在脏兮兮的小酒馆里,身上最后一枚硬币拿去换朗姆酒。用嘴拔开塞子,把一条腿(有很大几率是一条木头假腿)放在桌子上,然后豪迈的灌着朗姆酒,大声召集同伴朝向未知进发。
    他是一个海盗。
    海盗船长杰克踏上了另一段伟大的冒险。他的故事还有很多,以后他有的是时间来讲给海上屠夫萨拉查听。

【萨杰】一丝不挂 ABO 7

淹死的鸥鹭:

前文:1 2 3 4 5 6


【希望大家点个心心留个评论,谢谢大家啦】


食用说明:ABO设定 萨拉查A杰克O


副CP诺贝    杰克→萨拉查




吉布斯没有遵照船长的命令把萨拉查干掉,但他觉得巴博萨说的不错,他们没理由带着这个没用的俘虏。吉布斯在混乱中把萨拉查推到了海里,可能是因为在杰克手下待久了,他甚至还留了把火枪给他。


 


被诺灵顿攻击后,巴博萨带着活着的人和破败的黑珍珠漂到了龟岛,虽然吉布斯亲眼看着他对杰克开了枪,但在对待黑珍珠的时候,巴博萨的确是个好船长。


 


他拖着瘸腿找到了龟岛上最好的修船匠,他用身上所有的钱给黑珍珠换了最好的木材,料理完这一切,他才坐下来喝了口朗姆。


 


劫后余生的Alpha们跑到妓院里泻火,他们被英国海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海盗们只能选择在羸弱的Omega身上找回施暴的快感。


 


吉布斯对这些没兴趣,他抱着空了的酒瓶靠在猪圈旁,几个出来找活的娼妓被海盗拉扯着拽到巷子里,海盗大多是吃白食的,很快便传出了Omega的尖叫和哭声,吉布斯皱皱鼻子决定不管闲事。


 


他钻到人声鼎沸的酒馆里,有几位衣着光鲜的妓女主动凑上来,吉布斯认得她们,杰克的那两个“老相好”。


 


“我听说黑珍珠靠岸了。”


穿着红绸裙涂着眼圈的女人掐着腰,她霸道地拦住吉布斯的去路:“告诉我杰克斯派罗在哪儿?”


 


“我不……”


“你想清楚再回答,杰克欠了我们不少东西,你替他说谎,就得替他挨耳光。”


 


吉布斯摊了摊手,他晃着手里的空酒瓶:“杰克死了,死在乱斗里,再普通不过的死法。”


 


穿着鹅黄色衣裙的娼妓惊讶地往后退了一步:“死了?”


 


“我亲眼看着他中枪的,他被海水冲走了,我们什么都没捞着。”


 


吉布斯实话实说,他颓废地坐在木椅上。


 


“他还说要送我一对珍珠耳环呢。”


“什么?珍珠耳环?哼,杰克说他会送我一条宝石项链。”


“他说要送我十瓶最好的抑制剂做聘礼!”


“他说要送我二十瓶!”


 


两个女人攀比着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她们互相拉扯着头发,简陋酒馆里的乐手吹奏着不成调的曲子,吉布斯觉得有些头痛,幸运的是他在地上捡到了几枚先令。


 


“嘿!一瓶朗姆酒。”


 


有钱的滋味真不错,跟着杰克的话,他一点钱都赚不到,虽然肚子上的赘肉没减下去,但吉布斯总觉得只要杰克当船长,能有油水的活都被他完美避开了。


 


话题转了一个又一个,很快便没人在意杰克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传出死讯,大家该喝该闹,一点都不耽误。


 


有个刚做这行不久的Omega穿过人群找到吉布斯,她涂着浓浓的眼圈,出手很大方,她又请了吉布斯一瓶酒,话题转了回来。


 


“你说杰克斯派罗死了?”


“女士,海上每天都有人在送命。”


 


娼妓的指尖绕着自己的卷发,谈不上悲伤,但她很不开心。


 


“杰克他也欠你抑制剂了?”


 


Omega摇了摇头:“有的是Alpha愿意送我抑制剂,我不缺。”


 


“那杰克是欠你首饰?还是钱?”


 


她长叹了一口气,手扯了扯自己的裙摆:“杰克曾经说,他喜欢我。”


 


吉布斯大概明白了,他把酒瓶里的朗姆倒出了点给Omega:“他可能回不来了,我替他道歉。”


 


和吉布斯简单聊完,那个衣着艳俗没名没姓的女人便又起身去接客了,刚才听到的死讯对她来说似乎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消息。


 


杰克很会调情和撩人,他嘴里的喜欢有多廉价呢?


 


第一次被巴博萨背叛的时候,他说过;被安吉莉卡暗算的时候,他说过;在赌场输得没钱了,他对吉布斯也说过。


对监狱里的守卫、对海上追债的同行、对威尔特纳、对伊丽莎白、对戴维琼斯、对贝克特、对诺灵顿,杰克说过太多太多次。


 


在昏暗的灯光下,杰克笑得风情万种,眼神里充满了爱意,他牵着一个又一个娼妓的手,用宛如对挚爱的嗓音认真说。


 


“我喜欢你啊。”



【萨杰】一丝不挂 ABO 6

淹死的鸥鹭:

前文:1 2 3 4 5


【希望大家点个心心留个评论,谢谢大家啦】


食用说明:ABO设定 萨拉查A杰克O


副CP诺贝    杰克→萨拉查




没有药物,萨拉查也不可能给一个海盗多体贴的关照,杰克熬过这次高热很不容易,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萨拉查正好不在岩洞。


 


杰克低头揭开自己肩膀上绑着的布条,枪伤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痂,杰克活动了一下手脚往外面走去。


 


这处荒岛没有人烟,不过资源不错,杰克甚至在岛屿深处找到了个降水后形成的小河。他往树干上踹了一脚,好几个红的发紫的果子从枝丫上掉了下来。


 


杰克一边啃果子一边瞎逛,他现在心里想要的东西很多,肚子很饿,嘴巴又很渴,而且在这个陌生的岛上他也不太认路,手里的罗盘左摇右晃,就是停不下来。


海盗蹲下身找到了个细长的小木板,杰克沾了点浆果的汁做墨水,他在木板上写字做标记。


 


“这样我就能放心去找吃的了。”


 


罗盘从岩洞的方向转了个圈,最后指向了前方,杰克还没走多久,他身旁一坨灌木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小心翼翼地拨开杂草往下面看。


 


那是一只正在挖洞准备藏食物的狗獾。


 


发现有人来了,它动了动自己黑白相间的小脑袋,朝杰克发出叽叽的叫声,它在荒岛上没见过人类这种生物,看到杰克一点都不怕,它那黄豆大小的眼睛好像在问,你能吃吗?


 


杰克咬着手打量了它一下:“你能吃吗?”


 


狗獾的皮毛很滑,杰克本以为抓着它的身体就行了,结果狗獾扭了扭腰便溜了出去。这个小家伙在岛上活得太滋润了,它跑出几步还嚣张地朝杰克甩了甩尾巴。


 


“小畜生!我一定把你烤了!”


 


这只黑白相间的狗獾灵活地跳来跳去,他的大尾巴扫了杰克一脸灰。


萨拉查看到的,就是一只狗獾和麻雀在地上缠斗的场面,杰克身上沾满了潮湿的落叶。那个臭狗獾还试图去挠杰克的伤口,被杰克一把掐住,可惜最后它扭扭身子还是逃了。


 


狗獾从萨拉查脚边溜走,杰克气恼地指着那个东西逃跑的方向:“差一点我就能杀掉那个小崽子了!”


 


萨拉查手里拿着杰克做了标记的木板,他看着仰躺着的海盗:“玩够了?”


杰克一反英勇斗敌的模样,他软软地倒在地上不愿意起来:“萨拉查,我受伤了。”


 


西班牙人可以肯定,如果他这时候马上掉头走人,演技满分的杰克能在他身后哭出来。


 


杰克扑腾扑腾地跟在萨拉查身旁,萨拉查在路上发现了个麻雀巢,他正屏息凝神地准备抓住巢里的鸟,杰克在他身后突然大叫一声,预料之中扑了空。


 


“你身上有只小蜘蛛。”杰克拍了拍萨拉查肩膀上的灰。


 


尽管杰克百般阻挠,但是萨拉查依旧从他做的陷阱里收获不少,很多麻雀都被夹断了翅膀和腿落在了网兜里。


 


他们在日落前回到了那个岩洞,萨拉查升了火烤晚餐吃,杰克坐在旁边啃一只焦掉的雀鸟翅膀。


 


“你不是说被那只狗獾挠伤了吗?”


萨拉查翻了下火堆里的木料:“我看你胃口不错。”


 


“伟大的杰克斯派罗可不会被黑白相间的小畜生伤到。”


杰克低头啃着一点都不好吃的雀肉,他突然意识到他旁边就有个黑白相间的……聪明的杰克立刻换了个新的话题,速度比翻书页还快。


 


“那个,刚才……我要是真的又受伤了,你打算怎么办?”


 


萨拉查把半熟的鸟在火舌上翻了个面,他不像杰克那样嬉皮笑脸地开玩笑,反而说得很认真。


 


“要是真像你说的,受伤、流血。”


“不要乱动,就在原地等着。”


“我会来接你。”



【萨杰】一丝不挂 ABO 5

淹死的鸥鹭:

前文:1 2 3 4


【希望大家点个心心留个评论,谢谢大家啦】


食用说明:ABO设定 萨拉查A杰克O 此文中知道杰克是O的人数,目前为0


副CP诺贝    杰克→萨拉查




粗糙的包扎和处理,再加上萨拉查有意为之的多余步骤,杰克在夜里发起了高热,昏睡一下午后才提了点精神。


 


从午后开始岛上下起了暴雨,萨拉查找到了一处可以避雨的岩洞,他把受伤的杰克抱到了点起的火堆旁,他还找到了些可食用的水果,这足够他们撑一段时间。


 


萨拉查检查着身上唯一一把湿掉的火枪,他放在手里试了好多下,火枪还是不能用,他把失灵的武器收好,转身看了眼不停说着梦呓的伤患。


 


杰克身上被海水浸透了,继续穿着那些湿衣服只会越来越冷,萨拉查剥掉了他的外衣,褪到臂弯的时候,他看到杰克被植被拉伤的手腕。


 


萨拉查用短匕首裁开细长的藤经,他没有再绑着他,此时指腹触到了一个凹凸不平的伤疤。杰克被惊醒了,他下意识想收回手腕,没成功,只能任由萨拉查抓着。


 


“这个烙印是哪儿来的?”


“我以为这是你们海军通用的手段。”


 


“贝克特,一个英国海军、贵族、商人、国王的宠儿。”


“是个Alpha?”


 


“等你看到他就明白了。”杰克回忆着,他轻轻笑了出来:“一个漂亮的Omega。”


 


“漂亮的人就是Omega?”


萨拉查摩挲了下杰克手上的那个烙印,他的眼神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你也是?”


 


“看来你对海盗群体有点误解,听好了萨拉查,海盗船长,例如伟大的杰克斯派罗船长,只可能是Alpha。而那些没用的Beta最多只能做一个水手,拉拉缆绳之类的。”


 


杰克勉强把自己撑起来了点,他急于解释,语速都变得快了些:“他们不能接受在船上存在Omega,他们觉得Omega只配在身下承欢,做情人可以,但要来分财宝找宝藏,不可能。”


 


“他们?”


“……”


 


杰克沉默了一会儿,好在这种尴尬的氛围被树枝的噼啪声打断,萨拉查起身去给火堆加枯木枝。


 


“……我们有个海盗公会,抓到海上的Omega会带去那里。”


“一个女Omega,她跪在地上求海盗公会不要杀她,她承诺再也不出海……”杰克觉得身体又疼了起来,他垂下眼睛顿了顿。


 


“有人提出可以放她走,给她十天的时间,只要她能满足在场的所有人,她伺候了大概……”杰克眯起眼睛,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上百个……可能还不止,只过了两天,她的身体就像是泡在脏水里的抹布。”


 


“被人发现的时候,她剜去了自己的性腺,没有Omega能忍过那样的疼痛,她死在了第十天的黎明。”


 


血迹斑斑的手、鲜血淋漓的后颈、微弱的恳求、还有那双死掉的眼睛。


 


杰克说完了一个不怎么好听的睡前故事,他朝不远处的萨拉查轻声道:“加勒比海上不会有Omega海盗,绝不会有。”


 


萨拉查把那件放在火堆边烤干的外套递给杰克,可怜的麻雀被高热折磨得浑身冷汗,他靠在岩壁上喘,萨拉查往他那儿靠了点,亲手替他披了那件外套。


 


“你嘴里究竟有多少真话?”


 


“说投降就给你机会是假的,我那时早就准备好送你去黑三角。”


“在海滩上遇到你,我知道你要报复,所以我当然不可能守诺等死,那当然也是假的。”


 


萨拉查打断了杰克,他又往火堆里添了点木料:“你说的喜欢我呢?”


杰克撑着精神看了他一眼,他虚弱地勾了唇角的笑:“真的。”


 


“几个字而已,很好懂的吧。”杰克伸出手,他在空中写了个like,“猴子喜欢香蕉、猫咪喜欢鱼干、海盗喜欢黄金……”


 


杰克歪了歪头:“我喜欢你。”




*此文中Omega挖性腺设定成立



【萨杰】《一念之差》印刷版打样图+发货时间

淹死的鸥鹭:

全书一共256P 封面用纸采用250g白色采石纸,内页80g米白道林。


明信片和A5卡片采用300g铜快印。


后期装帧:封面勒口,UV印刷,无线胶订。










在打样的时候发现排版上有一点小瑕疵,所以联系工作室重新修正,力求完美。打样走快印,所以压褶的地方有白线,不过正式发货封面都有覆膜,绝对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原定8月20日左右发货,正值暑假,订单量又比较多,再加上双休日印刷厂休息,所以可能要下周三左右(23号)发货,鸥鹭这边会在绝对不影响印刷质量的前提下,尽量催工作室早一些发货,发货地是北京,不出意外,发货之后平均2-3天各位下单的读者就能收到货了,包装采用飞机盒+多层泡泡纸。





另外本子库存还有最后18套,不二刷,还没下单的小伙伴可以戳链接。


链接戳我戳我戳我


有任何相关问题都能来LOFTER私聊鸥鹭,或者来加鸥鹭QQ号919223624


另外贴一个鸥鹭桑的新文地址:《一丝不挂》


新文目前日更中,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萨杰】一丝不挂 ABO 3

淹死的鸥鹭:

前文:1 2


【希望大家点个心心留个评论,谢谢大家啦】


食用说明:ABO设定 萨拉查A杰克O 此文中知道杰克是O的人数,目前为0


副CP诺贝    杰克→萨拉查




黑珍珠上的人大多灰头土脸,他们面色狼狈,这次不仅没有换得食物和弹药,而且本就经过大战的黑珍珠又经历了一次炮火,船员们垂着头做自己的事。


 


“我们该把萨拉查杀了。”


“西班牙已经不承认他了,他在我们手上没有任何价值。”


 


杰克双手交叠在唇边,他的手肘撑在船长室的木桌上,巴博萨瘸着腿在前面走来走去,念叨累了才拉开椅子坐下:“为了他,我们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了,我们离龟岛还有很远的距离,一船的人没有足够的淡水,我们在海上漂着就是等死!”


 


“Alpha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我就没见过像你那么心软的海盗,你懦弱的像是个Omega!”


杰克冷笑着,他往后靠在了椅背上:“赫克托,海上不会有Omega。”


 


就在他们讨论萨拉查生死的时候,黑珍珠的船身突然剧烈地晃了下,吉布斯匆匆忙忙跑下来,他朝杰克汇报:“英国人的巡逻舰发现了我们。”


 


“现在?和他们提出谈判了吗?”


“他们已经搬出大炮了。”


 


杰克推开吉布斯跑到甲板上,两艘船离得很近,可能是看到黑珍珠千疮百孔的船身,对面没急着开火。


 


“杰克斯派罗和巴博萨。”


诺灵顿收起手里的望远镜,他站在船舷旁看着对面的人,他让身旁的大副传令:“传话过去,如果他们放弃抵抗,我可以让他们死得有尊严些。”


 


“准将,可是贝克特勋爵在我们出海的时候吩咐过,尽量抓活的。”


诺灵顿侧了侧身,他压低了声音:“在这艘船上,没有卡特勒贝克特勋爵,我说的话就是命令,要么执行,要么死,明白吗?”


 


大副咳嗽了下,他立刻让手下的士兵传话。


 


“我还以为那家伙早变成一副骨架了。”


“在加勒比,死而复生的事情我们还见得少吗?”


 


巴博萨转身面向船员,他掏出了火枪和长剑:“先生们,一个海盗最有尊严的死法,应该是葬在海底,而不是吊死在绞刑架上被人唾弃,拿上你们身边所有的武器,和那群英国佬拼了!”


 


巴博萨无疑是个调动情绪的高手,诺灵顿看着眼前情绪激动的海盗,他冷静又决然地向大副下令:“开火。”


 


场面一片混乱,船上的缆绳不停在空中晃荡,黑珍珠的船舱开始漏水,杰克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船舷上跳下来,在他准备跑下去的时候,巴博萨突然抓住了杰克的臂弯。


 


“我早说过,软弱会害死你。”


 


巴博萨的力气很大,黑褐色的长指甲嵌进了杰克的手臂里,他把杰克拽到船舷边,所有人都没注意这里,巴博萨打开了火枪的保险:“不送。”


 


摇晃的船身让抵着额头的枪口偏移到了肩膀,子弹在杰克身上钻出了个血洞,巴博萨像是丢弃一个垃圾似的,他把失去力道的杰克推下了海。


 


“你、你杀了杰克?”


吉布斯惊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而凶手只是吹了吹滚烫的火枪口:“杰克斯派罗被英国人的炮火击中,这就是你看到的。另外,吉布斯先生,一个聪明的水手会顺便帮船长把下面的西班牙佬解决掉,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说的话。”


 


在一片吵闹声和硝烟中,萨拉查睁开了眼睛。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肖山茄:

贼船翻译组:

第四章:卡特勒·贝克特 下

贝克特和斯派洛的首次见面。欢迎一起讨(tu)论(cao)剧情。

例行:如有错误请多包涵,长期招人。